同样是魔球打法,为何东契奇受人追捧,登哥却被人诟病?

admin88 0 2020-02-26 02:30:11

当篮球潮水碰上了数学模型,经由盘算后出现了篮下+三分的极致“魔球”打法;

有人说,篮球不应该是如此精准化的,简直,当许多人开始追逐篮球定式以求得在赛场上的更高效率时,也一定水平上丧失了鉴赏性;但这就是科技以及知识带来的意义,通过盘算和分析,让球员时刻保持高效的作战模式。


在魔球打法上,同盟中有两位巨星将这一理论贯彻的十分深刻。他们的投篮漫衍在数据分析师眼里险些是完美的,一位是后起之秀东契奇,一位则是驰骋多年的大胡子。

他们两人对比,有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东契奇处在极为快速的发展期,他的打法也完美契合魔球理论,可是没有指责他的打法有问题,球迷都是一派欢呼,而大胡子这边同样的打法,却总是被人诟病破坏了篮球纪律。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这篇文章就想通过对两人的分析看看问题在那里,以及逐渐“登化”的东契奇还需要哪些进步。

投篮漫衍险些相同,是东契奇的大智若愚


上图是东契奇的投篮漫衍,他在外线脱手大量三分,其中底角三分区域险些不涉足;同时,油漆区也是他最擅长的领域,而三分线内只有零星的中距离脱手。

这只是他的二年级,相比上个赛季,他场均多脱手2.0次三分球,三分掷中率是稳定的32.7%,依他的掷中率来说,他并不是一个如库里一般高产高效的三分手;与上个赛季差别的是,除了三分线外的脱手次数增加,对篮筐的打击也更为频繁,本赛季篮下掷中率76.2%横跨新秀赛季快要13个百分点,联合投篮脱手,他本季整体的投篮掷中率也来到了46.6%,相比上个赛季同样是大幅提升。

而和投篮漫衍有关的,一定是他在优化脱手上的改变,和新秀赛季相比,他将中距离脱手占比降低到去年的一半,将远距两分脱手占比降低到去年占比的三分之一,在近距两分占比略有上升的情况下,把多余的脱手全部门配在了篮下脱手占比以及三分脱手上,最终出现现在典型的“魔球”打法。以下是他两年的投篮占比图对比。


橙色新秀赛季、蓝色为本赛季

而大胡子的脱手漫衍在这个赛季到了怎样的一种状态呢?

即便已经来到了生涯的第11个年头,登哥仍在寻找对他来说最合理和极致的脱手漫衍,几个数据可以作证:本赛季,他将中距离两分的脱手占比降到了2.0%,生涯最低;远距离两分脱手占比降到了夸张的0.5%,也是生涯最低,而在生涯前期,登哥的中距两分+远距两分占比常年在20%以上----那时候得益于他近乎无解的后撤步两分;而中远距离两分脱手的占比骤然降低,是因为他将后撤步这项技术移植到了三分线外,本赛季场均脱手三分12.8次,掷中率为35.9%;同时契合魔球的是,他篮下以及近距脱手的占比和已经来到了42%,生涯新高;下图是他本赛季的投篮占比图。


本赛季登哥的投篮占比

这是两小我私家最大的相似之处,同盟中找不出另外的球员如他们一般相近的脱手漫衍,他俩也是魔球理论中最强的践行者:一个场均35.2分同盟第一,另一位场均29分同盟第6。

他们在面框单打和持球叫掩护上拥有同样的高效率,登哥每回合通过面框单打得分1.13分要凌驾同盟91.5%的球员,而东契奇每回合1.07分也要好于86.4%的球员,可是登哥的面框单打回合数险些是东契奇的4倍之多;在持球呼叫掩护上则恰好相反,东契奇13.3个场均回合占据了他46.8%的进攻选择,而且每回合1.05分效率要比同盟90%的人都要好,而大胡子每回合0.99分同样好于83.7%的球员,只是东契奇的叫掩护次数是大胡子的两倍多。

两小我私家也都是绝对焦点,吃下了球队大部门的进攻资源,也同样能交出满足的结果:东契奇本赛季的使用率一下子猛增到37.4%,给出了59.3%的真实掷中率和53.9%的投篮效率,在这个年龄占据如此多的进攻资源,又交出令人惊讶的结果实属不易;而登哥在上赛季惊人的40%使用率情况下,本赛季回落到了36.5%,真实掷中率是恐怖的62.2%,效率是和东契奇相近的53.8%。


通过数据和技术特点分析了两人的相近之处,那又是为什么评价纷歧,是因为以下几个因素的存在。

两人的区别造成了球迷的认知差异

两小我私家都是绝对的巨星,在这个群雄争霸的同盟里欲要争得一番脸面,一定免不了比力,而比起大胡子,东契奇对于球迷的喜爱来说,有几点优势存在。

快速的学习能力:在欧洲联赛打拼多年,在吸取赛场履历上,东契奇应该是18级新秀中最具讲话权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新秀赛季事后就做出了快速调整,将中远距离两分球逐渐淘汰,并将此类占比分配到了三分和篮下;而他知道大胡子在外线游刃有余的秘诀是后撤步,于是他习得后撤步三分,而且越投越远,加上独占的脱手节奏和身高优势,除非夹击很难被滋扰。一定水平上,现在东契奇的魔球,也是像大胡子学习后的效果,而且他运用的方式越发巧妙恰当。罚球之间的差别:论起罚球,这应该是一个主要原因。本赛季至今东契奇的罚球并不少,场均有9.2次的罚球脱手,而登哥早在8年前就不止10次,这个赛季现在场均能获得12个罚球,并保持着86.8%的高掷中率,同盟无人可比。在制造罚球上,东契奇要比登哥合理许多,首先是实在的反抗后脱手造成犯规,偶然使用技巧博得一些分数;而登哥给人的感受则更像是有意识的去“骗”一些犯规,让人以为是对篮球规则的一种破坏。长此以往,即便两人都以魔球闻名,也都擅长于制造罚球,可是人们的意见逐渐泛起了倾斜。角逐的胜负欲:卢卡东契奇是一个擅长分析和总结角逐的人,这是他仅仅二年级就进步如此之大的主要原因,他对每场角逐都十分盼望,输一场球的后悔也从不掩饰。相比之下,登哥的求胜欲并不如一个新人那么高涨,好比在面临勇士的系列赛中,在自家球队落伍很多多少分而且时间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运球仍然是十分缓慢的过半场,而且输球后也仅仅是输掉一场角逐,没有咬牙坚持拿下角逐的坚定信念,这也是东契奇更受接待的一点。


即便如此,东契奇并不完美,相比那些伟大的巨星,他要做的还许多,缺点也同样存在。

第一点,静态天赋看得已往,动态天赋还不行,发作力太差,肢体速率和节奏都和这个同盟的大部门球员有差距。这意味着同盟在现在都快要被视作“基本功”的快攻打法,他和独行侠都难以胜任,而东契奇现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很暴力,仍然用慢速率但足够无解的后撤步(有时候还是远距离)三分来弥补这些问题。

第二点,硬战能力的应对。赛季前段,当呼风唤雨的独行侠遇上了履历老道的快船,本以为是势均力敌,效果东契奇无法应对快船高级此外包夹,当持球焦点被包夹,出球又不如其时的库里敏捷时,他往往就会成为日后对手的常用武器。而东契奇要做到的就是在动员队友和坚定自己脱手之间做出选择,尤其是在关键时刻,通例时间里或许仍然能依靠几个罚球来止渴,可是在关键时刻分球不理想,自己又投不进的情况,我们已经见了不止一次了。

第三,开发进攻不应完全“登化”。诚然,后撤步能解决大部门的进攻问题,究竟这一武器能淘汰防守滋扰,有概率博得三次犯规;可是东契奇此等体型的球员,既然缺乏动态天赋,何不在自己本就富厚的武器库中再加上一项技术呢----低位。低位在这些超级球星眼里从来算不上大事,但在遇到问题时,好比上文第二点打硬战时,是不是就多了些可能呢?

要解决的问题依然许多,因为成为巨星的路本就艰难无比,又况且东契奇是个二年级就已经快触碰顶端的人呢,好勤学好好练,未来终归是你的。

这么看来,逐渐“登化”的东契奇,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习得了超级巨星的得分能力和进攻武器,又避开了这位巨星尚存的缺点,你岂非不期待这个年轻人的未来吗?

上一篇:保罗-乔治:很早就已结识雷吉-杰克逊,我们现在是兄弟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