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德甲中柏林赫塔、柏林团结的“攻防打法”战术到底有多强?

admin88 0 2020-06-16 15:32:36

前言

在履历了长达2个月之久的疫情危机后,德甲终于重新回到了赛场上。多特蒙德对阵沙尔克04的角逐可能是德国足球史上最伟大的鲁尔区德比,在5月份的时候柏林赫塔与柏林团结迎来了同城德比。

通常这种角逐会特别有趣,因为球场的气氛,因为它是柏林德比。然而这场角逐却没有球迷,球员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绪就显得十分重要,这次角逐是本赛季保级的重量级反抗。

柏林赫塔在开幕26场角逐后获得31分(排名第11位),而柏林团结少了1分(排名第12位)。虽然柏林赫塔和第七名(最后一个有资格到场欧联杯的球员)之间的差距只有6分,柏林团结仅比杜塞尔多夫领先7分,因此排名第16。

对于这两支球队来说,这个赛季对两支球队是两败俱伤,但这场德比将是一场决议性的角逐,胜利者将会带着更多的自信和动力进入接下来角逐。

接下往返顾这两支球队在以前各自角逐中的体现,聊聊他们在德国鲁尔区德比中的角逐。

柏林赫塔、柏林团结的搭配阵容

两队在各自的角逐中都体现得很好,我们可以看下他们上次角逐每个队的首发11名队员。而柏林赫塔与柏林团结的这场角逐只有一个变化:安德松可能取代乌贾,至于为什么在下文就会提到。

柏林塔赫在3-0战胜霍芬海姆的角逐中使用了一个4-4-2阵型,由马文·普拉滕哈德、乔丹·托鲁纳里加组成的后场球员,夹击着鲁恩·贾尔斯坦,德里克·博雅塔和彼得·佩卡尔;而马尔科·格鲁吉奇和佩尔·西扬·斯科普里德则是作为中场焦点;马克西米利安·米特尔斯塔德和多迪·卢凯巴乔被分配在广角区,作为边锋球员;马修斯·库尼亚和维达·伊比舍维奇是球队的两名前锋。

虽然柏林团结以2比0输给拜仁慕尼黑,可是他们踢得要比预测效果要好许多。拉斐尔·吉凯维奇是守门员;球队还摆设了五名后卫:弗洛里安·赫布纳、基文·施洛特贝克、内文·苏博蒂奇和克里斯托弗·伦茨;马吕斯·比尔特和马库斯·英格瓦尔岑是边锋;罗伯特·安德里奇和格里沙·普罗梅尔则是中场;乌亚是唯一的前锋。

柏林团结防守型打法:平均40.8%的控球率,5-4-1阵型人性化打法

在柏林团结面临拜仁慕尼黑时,比面临柏林赫塔时有更高级的打法,但大多数人则认为柏林同盟还是会接纳类似的战术。主教练乌尔斯·费舍尔领导的柏林团结球队拥有平均40.8%的控球率,在所有德甲球队中排名第二。因此,球迷们可以期待这支队伍会再次注重防守。

柏林团结选择在5-4-1阵型举行防守。乌贾在中场线上开始不停向对方中后卫施压。在与拜仁对战的角逐中,球场边线的高度有轻微的变化,由于拜仁慕尼黑的统治力太强,迫使柏林团结越发靠后。

最突出的一个方面就是柏林团结的防御能力,在射门历程中,柏林团结选择了5-4-1阵型以至于险些每个球员都有直接射门的时机。

柏林团结在这场角逐的大部门时间里都做得很好,因为每当拜仁慕尼黑球员冲进一个新的区域,他们就立马举行相同,然后分析球场位置变化。好比说当拜仁慕尼黑的右翼托马斯·穆勒进入中锋位置时,左后卫停下来随着他,告诉左中后卫你的任务是标志和牵制托马斯·穆勒。

想象一下,当你面临这样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对手时,球场局势总是迫使对手做出决议,你是否也会有忙乱的时候,这主要的原因是任何一个球员不行能经常做出正确的选择,越是强迫他一小我私家做出选择,犯错误的次数就会越多,你就可以使用他的错误举行还击。思量到这一点,轮换和移动对于克服像柏林团结、以人为中心的防守打法是至关重要的。

自从拜仁慕尼黑打出了4-2-3-1阵型,在广域内经常泛起2对2的阵型。接下来讲一讲拜仁慕尼黑又是如何通过跑位缔造还击的空间?因为谢尔盖·格纳布里往后带球,拖出边锋后脱离,而阿尔方索·戴维斯快速地在缔造的空间中准确地提倡进攻。

这种轮换不仅在广域有资助,在中部地域也尤为重要。中场和后防线之间的空间对于后防线来说是很重要的,有了足够的进攻空间,球员就有能力和时间准确地到达那里。球场上蒂亚戈和金米奇来牵制柏林团结的两名中场球员,而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则去牵制中卫,拜仁慕尼黑的其他球员就有空间和时间去突破莱昂·戈雷茨卡的防线。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一旦开球,作为右中后卫的哈伯纳就会连忙冲上前压住戈雷兹卡。

基本上,柏林团结在他们的5-4-1阵型中举行更深入的防守优化,而且体现得相当人性化。

柏林塔赫的进攻战术:两个侧翼的战术,攻击结构中缔造空间,突破压制

现在来看看柏林赫塔在新教练布鲁诺·拉巴迪亚的指导下的训练原则和进攻战术。

他们球队则保持4-4-2阵型,从外寓目有一些差池称,其中包罗移动位置。普兰哈特主要保持在深位,而米特尔施塔特在边线四周;而在另一侧右后卫佩卡里克则必须等到卢克巴基奥进入半场时才气冲上前;而佩卡里克的看起来的位置是很是高,但他却在阵型框架之外,有的时候难以发挥作用。

接下来看看,这种攻击阵型中的两个侧翼的方式。右侧的佩卡里克、卢凯·巴乔、格鲁吉奇和库尼亚则比力灵活,相互之间可以随意交换位置,也能够随机举行组合;而在左侧,他们主要从边路进攻,然后将球传至中路。总的来看,侧翼的方式完全差别,甚至存在反面谐的现象。

不外泛起这种阵型也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米特尔·施塔特是一个天生的边路球员,而卢克巴·基奥则是中锋球员,普拉滕·哈德是一个边后卫球员,主要保持边路的局势。与斯杰尔布雷德相比,谢尔布雷更倾向于进攻,也更敏捷;与伊比舍维奇相比,库尼亚更具流动性。

这也可以从数字上看出,佩卡里克和卢克巴基奥一起乐成地完成了一次传中,而普拉滕哈德和米特尔施塔特举行了三次才完成一次传中。此外,伊比舍维奇的2-0还获得了米特尔斯塔德完美的传球助攻。

思量到上面提到的所有战术和方面,柏林赫塔必须使用他们典型的右侧战术,然后在柏林同盟的防守结构中缔造空间,然后他们突破对手的压制局势。如果他们打左侧然后立马直向前的话,柏林团结就能找出缺点用他们的防守战术轻松地控制这个边路。

在下面的射门中,在角逐中能看到柏林团结的球队会进攻更深入和柏林赫塔将只能使用旋转右边来举行突破,或者在柏林同盟的防御战术中找到一个前锋。

柏林团结的进攻战术、柏林赫塔的防守战术:长球和垂直度作为团结体的中心模式

现在,我们来聊聊柏林团结的进攻战术以及这对柏林赫塔的防守战术意味着什么?基本上,他们两支球队战术的两个焦点要素是长球和垂直。他们主要是快速地进入最后三分区,要么到达对方防守后方的区域,要么获得任意球或角球,而他们所有的进球都踢得很长。

就像上一次与拜仁慕尼黑的角逐时,乌贾作为前锋时,队友要么试图用长传将球传给他,要么试图通过传球空间给球。这位29岁的尼日利亚人——乌贾在空传球时很稳定,速度也很快,但在这两个方面也没有成为他的“独家技术”,可见乌贾的能力另有待提升。在拜仁慕尼黑的中后卫之间的乌贾迅速提倡冲刺,向前锋举行传球,惋惜的是他的射门偏了。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柏林团结与柏林赫塔的角逐中最有可能的变化是:安德森将取代乌贾。瑞典前锋安德森比乌贾在空中时发挥更稳定,使得安德森更有统治力;可是安德森的速度相当慢,面临队友的传球可能会不知所措,甚至唯一的球会被对手抢走。

另一方面,在角逐中,我们看到柏林赫塔在几分钟内就试图在更早、更高的位置给对手施加压力。90分钟后,他们的“PPDA”(每次防守传球)值为8.2,显着低于霍芬海姆在本场角逐中的11.8,或者柏林同盟对战拜仁慕尼黑的角逐中的15.4。主要原因还是伊比舍维奇选择将球传给中后卫,所以迫使对手进入中后卫,然后库尼亚开始对对手施加压力。

柏林赫塔很是注重球员,这有时会导致像下面这样的情况:由于所有其他球员都随着他们的对手,格鲁吉奇突然一人伶仃在中间。

柏林团结将再次以长传为主,他们的类型将取决于乌贾或安德森是否会上场。也许柏林团结可能会吸引斯杰尔弗雷德,然后给中锋球员制造时机,打出一个长球。

柏林团结的进攻战术、柏林赫塔的防守战术:还击是决议乐成的因素!

由于柏林团结很少使用进攻战术,柏林赫塔也只是偶然使用它,不得不说的是进攻战术可能是球场上的重要元素。这个阶段的球员是在疫情之后的第二场角逐,因此,在90分钟内的角逐强度不会像中场休息前那么高。只管如此,进攻转换的时刻还是很有趣的,特别是两支球队在这个阶段使用差别的进攻方式。

柏林赫塔总是在他们赢得球后第一次或第二次传球试图找到伊比舍维奇。这位35岁的球员将传球给中场或边锋,然后他的目的是使用库尼亚的空间,在防守阶段,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因为他显着比库尼亚更高。

另一方面,柏林团结立刻试图在对方的最后一条防线后举行垂直进攻。乌贾正处于攻势过渡期,绝对比安德森更致命。在这场角逐的前不久柏林团结赢得了球,前锋乌贾和左边锋贝尔特立刻开始了他们的深跑。然后他们被判越位。

写到最后

这场角逐的焦点问题是柏林赫塔能否像拜仁慕尼黑一样明智地使用战术轮换。另外,我想指出的是柏林赫塔在上一场角逐的定位球防守相当糟糕,而这正是同盟的强项之一。正因为如此,这些方面可能是柏林德比的决议性局势

上一篇:西甲积分榜+保级剖析:武磊3个对手都输了,打皇马前3场球要多赢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